返回序章—愿时间遂你所愿.  白鹿归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水自由流过清涧,击打溪边乱石叮咚作响。向山上竹林望去,一丛丛绿色中多了一抹扎眼的清紫。那是一名少女,抱膝席地而坐,念着手中的诗卷。

“知世间血浓于水…”她清脆的声音在林中响起,正思考得出神,她望见眼前远处一束白光,再定睛一看,竟是一名男子。黑发如瀑,虽看不清楚正面相貌,但依稀能辨出那人长相不差,似是明眸皓齿,瞳中空灵而悠远。少女脑中灵光一闪:传说中那种隐居山庄的江湖人士,修炼得道,光明护体的江湖人士,难不成今个就让我给碰上了?她心中一喜,嘴角向上勾了勾,把手中的诗卷随手一扔,就小跑了过去,隐在竹林中。

“若真如他所说…我活不过这世上的七情六欲…那便不如给今日给自己一个了断,断然好过上天的折磨…”那名白衣男子轻声自言自语了些许,没等少女听清,就伸出一只手,随后手中又多出一把精致的长剑:剑身似是银制,剑柄因长时间与手掌磨合而失去了原有的光泽,剑鞘和剑身上的装饰相同,共八枚玉石,赤橙黄绿青蓝紫和白色共同组成一卦世上鲜为人知的阵法,这把剑出鞘之时,似乎八颗玉石都在释放异彩。少女盯着那把剑,眼中也放出光来:这把剑…光是上面的玉石就能买个好价钱了吧?她又仔细观察了一番,渐渐地,她发现这把剑的动向似乎不对,下一秒,那男人竟将它横在自己的颈间!他叹了口气,眼神空洞而迷茫。她一看不对,赶紧冲上去一个闪身把剑踢到自己手中,对着他喊了一句:“我不过清早过来看看书,居然碰到有人自杀,你疯了吗!”男人不说话,反倒是盘腿坐在地上,不过好在,他再没有了了断的想法。

这大概是白潞笙这一辈子最荒唐的结交朋友的方式了。

白潞笙阻止了沈长歌自行了断,听着眼前的美型少年低哑着磁性的喉咙道来自己来这里的原因,还有拔剑的原因,得知沈长歌和她一样,没有家人,全凭一身武艺在这世间闯荡,心中不由得生出几分怜悯与好些同命相连的感觉。可沈长歌就如没有感情一般,说话时面容基本没有几分改变,语气也冰到白潞笙怀疑他到底是不是个残忍的魔鬼。有关沈长歌的一切,都像他深邃的眼睛,空灵,让人捉摸不透。

在白潞笙的木屋里住着,根本没有男耕女织一样的生活,而是全盘由白潞笙操办。她偶尔也会不满:“喂,沈长歌,你别空有一身武艺,好歹去打个猎捉个鱼啊,这是在山上,去街里要有半个时辰呢。我一个人弄不过来这些的…”不过沈长歌似乎并无半点惭愧之意。“你是主我是客,你应该主随客便,而不是叫客人照顾你。”每次听到这里,白潞笙都暗暗在心里叫苦:我到底为什么要救下这个腹黑又毒舌的男人!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热门小说推荐:朕的皇后很贪财〕〔游戏与世界〕〔霸道总裁之腹黑娇妻〕〔exo三世情缘〕〔末世之炫影系统〕〔斗破苍穹之无尽炎域〕〔我孙悟空绝不封圣〕〔清女年绪鄂〕〔九死还魂〕〔埋在时间里的爱〕〔四十九戏〕〔女神之剑〕〔独行仙〕〔仙履纪〕〔我和蓝天有个约会〕〔卿尽欢〕〔绝世云极客〕〔星焰日记〕〔魔法少女爱上炼金师少年〕〔凤流〕〔天行道〕〔倾城风云录〕〔月光之毒吾甘饮〕〔风起剑意〕〔警花的贴身侦探〕〔鸿蒙殿〕〔一生盛宠〕〔死斗之域〕〔会说话的尸体〕〔大评论家〕〔黄泉落剑〕〔执子之手逍遥〕〔三生花开:梦醒之时〕〔快穿之女配无限攻略〕〔皓落素倾城〕〔微我无酒〕〔北星落〕〔穿越之邪狂宠妃〕〔夏之兰〕〔等你我等了十年〕〔辛孕重生冷少的专属女孩〕〔熤帝龙祖〕〔仙医证道〕〔鬟王妃〕〔傲娇老公我好想你〕〔七道巅峰者〕〔尸城笔记〕〔这个僵尸会道术〕〔财阀继承者又被拒绝了〕〔乱世独行记〕〔从此山河不相逢〕〔北冥宫〕〔皇冠哥的巅峰人生〕〔卧室〕〔你的源看起来不错〕〔黑篮之黑翼圣骑士〕〔红眸弥漫天下色〕〔荒宙第一纪元〕〔恶魔中的命药〕〔快穿之任务完成了吗〕〔东华凤九〕〔今天天气真不错〕〔无尽仙幕〕〔偷菜也疯狂〕〔亿万女帝〕〔你曾是我的过客〕〔忍者村大战〕〔农村小子混神界〕〔网游之这个奶妈有点毒〕〔风起苍岚之绝世杀手〕〔战之霸〕〔系统道士下山记〕〔超幻〕〔卡拉迪亚风云〕〔荼糜曲〕〔莫默之现世安然〕〔都市之医武纯情〕〔重生之涟清〕〔网游之剑侠情〕〔斗罗大陆之谺欲论〕〔银色风暴〕〔穿越成爽文的恶毒男配〕〔绝望吧人生〕〔武道魔徒〕〔黑先生〕〔美女遇上猪〕〔穿越之王牌特工〕〔三千繁华之温如意〕〔修仙穿越〕〔奇妙仙子〕〔瞑愿之眼〕〔灵魂五处灵魂〕〔与世无疆〕〔吾王的新生活〕〔重生之网游帝皇〕〔霸王养成记〕〔神兵决〕〔灵州二三客〕〔正太修真高手〕〔粥茶珠玉〕〔偷心医生俏护士〕〔浅绿色头发的女王〕〔真魔仙凡传〕〔萌学园之乌克娜娜的觉悟〕〔我的灯里有个人〕〔未来史记〕〔万国万界〕〔尘仙阙〕〔圣域三部曲之一吸血鬼传说〕〔公主驾到王爷要听话〕〔混沌剑魔斗天帝〕〔非陌流年思浅夏〕〔时空念〕〔女主外男主内〕〔电系小子〕〔生为罪〕〔落依〕〔搞笑道士奇遇记〕〔异想学园〕〔情缘恋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