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贰-今日听君歌一曲.[下]  白鹿归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那是个云雾缭绕之地,与于群峰之中。

沈长歌望着眼前的风景,吹起笛子来。那是一首幽静的曲子,一曲吹完,他身后的少年缓缓开口。

“走上这条路,就真的不能回头了。”

沈长歌只是叹息。

“榕华,我们师出同门十五年,你应该是最了解我的人了。我不知道我自哪来,父母是谁,自打有记忆以来就跟在师父身边。师父教我剑法,让我修道。除了修道以外,我不知道自己还要做什么,还能做什么。”

被称为榕华的少年转过身背对着沈长歌,攥紧拳头,指甲深深嵌进手心。他心中一狠,走回沈长歌面前摊开手掌,沈长歌向他望去,发现他的手心里静静躺着一枚勾玉吊坠。

“如果每一天真的发生了什么,或者你反悔了,它会起作用的。”榕华淡淡地说,脸上的表情捉摸不透。

“那么长歌便收下了,”沈长歌微笑着接过榕华手里的勾玉,紧紧握在手心,“但长歌从未反悔过,也不想再后悔。”

榕华不知为何摇了摇头,拍拍沈长歌的肩:“你的性子我最清楚不过。”然后便离开了山崖。

沈长歌看着手中的勾玉,自言自语了些什么。

“发生意外和反悔吗…”

画面到这里断掉,随即白潞笙的脑海中又浮现出另一个场景。

画面中的沈长歌衣服上血迹斑斑,嘴角也有血迹。

他对着躺在地上扔在挣扎的男人挥出了剑,剑尖离那人的脖子只不到一厘米,只要沈长歌稍稍用力,那男人便可命丧黄泉。他的表情狰狞而又充满恐惧。他大喊着:“沈长歌,你仗着拥有六欲门整派弟子,便要屠我京山盟满门!我与你无冤无仇,不过是想杀了那女孩交付任务罢了,与你何干!”

沈长歌蹲下身来,剑依然抵在那男人的脖子上。他冷冷地对那个男人说:“我当初决定做六欲掌门断绝七情六欲时就已经做好准备了,那女孩是六欲剑的拥有者,你休想碰她一根手指。假使你现在说出背后指使你的人是谁,我或许可以放了你。不过不说,”他到这里停顿了一下,手上又用力几分,“反倒是我没有七情六欲,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。我的本事,足以让你尸骨无存。”

那男人脸上的表情多了几分惊恐,可他贪生怕死,还是松了口。“沈长歌,现在的你毫无人性。”

“我叫你快说。否则手起刀落。”

“京山盟盟主闵琮,最喜欢玉石,想要夺取六欲剑才派我杀她。”

沈长歌脸上的表情有一丝变化,可眼里闪过一丝厌恶。

白潞笙脑子一转,那个女孩就是她自己。那天去市集的确是遇到了不善之人,不过他们的一个小喽啰说了一个人名,本身被白潞笙打到落花流水满地找牙的他们也窜起来一溜烟跑了。那天因为打斗声没有听清楚他们讲的是谁,不过现在基本可以确定,那人就是沈长歌了。自那天以后,白潞笙去市集再没有遇到过麻烦。

她回想起第一次记忆画面的笛子声,不由自主地觉得有些熟悉。仔细回想了一下,发现这是自己每次进城都会听见的那首曲子。难道沈长歌一直在暗中护着她,才没有了人要杀她?但白潞笙的心又随即一冷,原来眼前这一切都不过沈长歌在逢场作戏罢了,假装不认识她,假装不知道六欲剑,一边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,一边是温柔沉静的兄长,哪个才是真正的沈长歌?转念一想,沈长歌那天要提剑自我了断可能也是故意的,他早就知道她会出现,她会以侠气的名义救下他,他便可以接近她夺取六欲剑之后一统整个玉京或整个东锦国,而他说自己是京山盟的弟子,可他却要灭了京山盟满门。原来这些从一开始就是沈长歌的把戏啊,白潞笙在心中冷笑。他的自我认知还算正确,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,做事干净利落,不留后患。

“可是我不能遵守承诺,你已经失去了你所有的价值。”沈长歌冷着脸站起身,“你知道的太多了,还是不要留在这世上了。”说完,那把剑直接割进那男人的脖子,他惊恐而又愤怒的表情凝固在了脸上。他的血染到沈长歌的衣服上,几乎是想也没想,他脱下外衫,随手扔在男人的尸体身上,正好盖住了他的脸。

“沾过了血,便不是干净之物,”沈长歌看着他呢喃着。“就如同你我,一个为了利益给闵琮卖命,一个不得已坐上六欲门掌门的位置去保护那女孩,不是吗?”

“很久以前我便认识她,在我还有感情的时候。”

“她是个可爱的女孩子,可是因父母双亡而被六欲门的上一任掌门劫回去想要抢夺六欲剑。”

“她死也不肯交出去,说这是她爹留给她的,任由掌门怎么对她施压暴力,她都死死护着那把剑。”

“那时的六欲门已经大乱,有了七情剑而没有六欲剑,六欲门便会很快在东锦各派中消声灭迹。他不愿再管理这个烂摊子,而年少时的我去和他求情,求她放了那女孩,不要抢夺六欲剑了,可毫无用处。”

“当时我得知她叫白潞笙,掌门想要把烂摊子丢给我,就对我说:‘沈长歌,你如若是真想救她,就接手六欲掌门的身份管理六欲门,做万人之上的领导者。’而做掌门要断除七情六欲,在大局面前也无法顾及儿女私情。”

“我同意收拾这个残局,他也欣然离去。我走进那个女孩的牢房,想要把她放走,谁知道她依然死死护着那把剑,眼睛瞪红了小声却恶狠狠地问我是不是也要来抢她的东西,她不会给我。我看着她身上一处处露在空气中的血淋淋的伤口和淤青,突然有些心疼。我说,我不会抢你的东西,我是放你出去的,可她依然抱着很大的戒备心。我把她带回我的房间叫她先养伤,她却依然坚信我的目的就是六欲剑。”

“好不容易她睡下,我在池塘边坐了一夜,想了一夜。她的伤养好了,我抹去了有关这一切的记忆,送了她回去。看着她昏迷的脸,我说了一句话。”

“我知道,洛风,对你一个死人说话是挺无聊的,可是现在的我已经和你没什么差别了。如果连自己心爱之人都保护不好,还算什么男人。当初你拼了命要救雪茵,可她还是被闵琮杀死了。你当时绝望的样子我都看在眼里了。”

“我对她说的那句话,她可能永远也听不见了,哈哈。”

“不成掌门如何救你,做了掌门怎么爱你。”

“现在我或许也变成她最讨厌的样子了吧……她也不记得我了,就这样,挺好。”

“洛风,我与你的确没有深仇大恨,可我沈长歌行走江湖要的就是干净,你对于我所知道的太多了。今日我没有时间再葬下你了,说了这么多,真是痛快啊。”沈长歌还剑入鞘,别在腰间,随即双手放于脑后,只留给她一个背影。

此时她忽然觉得有些恍惚,眼泪大滴落下。这画面是真是假,是她理解错了吗?难道沈长歌……一直是爱她的?

手中的勾玉闪出一道强光,随即支离破碎。她握着勾玉的碎片,终于忍不住在昏倒的沈长歌怀中嚎啕大哭。

她双手抓着沈长歌的衣襟,埋在他的怀里,从未有一刻如现在这般踏实,如现在这般让她觉得可以奋不顾身,可以把一生交付于他。可他终是为了自己毁了余生断了后路。

“沈长歌,你个混蛋……”白潞笙明明知道沈长歌现在没有感情,如果动了心便要承受常人无法承受之痛。

她还是哭,眼泪大滴往下落。

她恨沈长歌在几年前让她忘记他,恨沈长歌救了她却还要扼杀她最后的希望。

忽然一只大手覆上她散开的长发,低哑的声音从上空响起。

“不成掌门如何救你,做了掌门如何爱你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热门小说推荐:我们的世纪高校〕〔龙虎镖局之血衣风云〕〔完美的医生女友〕〔凤凰飞九天〕〔傲帝回归〕〔圣源地〕〔外乡打工灵异录〕〔那是神啊〕〔师弟超可爱〕〔一世流浪一梦繁花〕〔忍极神〕〔宇宙文明录〕〔网游之风华若逸〕〔景蓝景蓝〕〔阳炎修行记〕〔呆萌王妃甜甜宠〕〔英雄联盟之意外穿越〕〔陪你走江湖〕〔凤之舞:霸道少爷的小丫头〕〔东京猫猫之奇修〕〔消逝〕〔重生之无上龙帝〕〔战甲侠〕〔让我悄悄蒙上你的眼睛〕〔盗圣之途〕〔九歌记〕〔那年青春微雨后〕〔娇俏小姐总裁求娶〕〔电竞情侣〕〔笑贫还是笑娼〕〔韩少轻轻宠之韩少求放过〕〔未来少女自救指南〕〔勿识君〕〔角色和大人物〕〔神将带我混社会〕〔红尘仙剑〕〔记诡录〕〔守夜之望〕〔穿越之半世琉璃〕〔鬼域魅影〕〔邪神独宠废柴嫡女穿越混血儿〕〔凰炽印〕〔玩转三朝〕〔假如是梦一场〕〔超神学院之彦葛的约定〕〔星月相掩于大海上〕〔傲世嫡公主〕〔巫界探索〕〔血族嫁衣〕〔废材逆袭误惹妖孽王妃〕〔杰的罪恶〕〔谁许你伯挽情深〕〔神鬼记实录〕〔重生之轮回路〕〔千金调酒女〕〔圣人记〕〔古堡的传说〕〔世界是一个华美的水晶球〕〔亦动乾坤〕〔重生之金光瑶〕〔青花妆〕〔世界四大隐形家族〕〔锁庭院〕〔天域魔神之重生〕〔腹黑王爷的跨世懒妃〕〔南以笙香〕〔王者荣耀之最强荣耀系统〕〔高冷王爷的神医萌妃〕〔血月悲歌〕〔鬼城奇遇〕〔做个魔王任性就好了〕〔小心太子〕〔遗忘的小时记忆〕〔绝美总裁独宠我〕〔穿越兽世之我的恋爱指南针〕〔洛绯烟〕〔黑界尧舜的辛苦经历〕〔甜蜜宠妹之兄妹也疯狂〕〔神狱之中〕〔霸道总裁之请好好爱我〕〔明凰之巅〕〔只道当时是寻常〕〔终极之第十三时空〕〔网游之胖子闯天穹〕〔未央劫缘〕〔春风不改旧时眉〕〔小心!猛鬼女友出没〕〔回眸千年只为那人笑〕〔猎人长得美怪我咯〕〔特种兵:我签到就变强〕〔地狱记忆之恐怖岛〕〔仙迹大战〕〔无敌升级系统之召唤〕〔夏日浅浅不负情深〕〔紫禁潋城〕〔楼台望月望不到地老天荒〕〔魔灵剑殇〕〔二月雪飞扬〕〔重生游戏之神迹〕〔死亡郁金香〕〔云漂夜落,梦似归兮〕〔花开了快来抱我〕〔爱上黑夜的女人〕〔暮歌尽天下〕〔梦中幻影〕〔九霄曼华九幽彼岸〕〔网游之逆风苍穹〕〔TFBOYS之狐妖嫁到〕〔拜托你想想办法来爱我〕〔虚拟世界的正确打开方式〕〔游吟者〕〔超凡狙神〕〔古玄之主〕〔我不是隐身侠〕〔末世仙界一日游〕〔韶华成空〕〔红苹果战线〕〔网游之冷箭难防〕〔终极妄想〕〔扮鬼脸